因为郑氏的运作,在他们传媒力量的发挥下,陈晋和嘉米高的恩怨情仇,早就已经通过八卦杂志传遍了香江。

  甚至其中还有不少其实没有内幕消息也硬要跟风蹭热度的八卦杂志,所以也就导致了坊间对两人之间的纷纷扰扰,有很多个版本……

  在场的虽然都是香江最顶层的人士了,可对于这个层面的超级大瓜,还是非常有吃一下的兴趣。

  而且现在一见阮家豪直接把两个人拉到了一起介绍,其用心说好听了叫刁钻,说难听可就叫歹毒了!

  但在这份歹毒用心之下,也同样让不少大脑清晰的人发现了一个事实四大家族确实都对陈晋有着觊觎之心!

  那么他们接下来该如何对待陈晋,也就相当有讲究了。

  是该交,还是该避?

  交的话,交到哪种程度?有没有可能借此搭上四大家族的东风呢?

  毕竟,在香江做生意,不跟四大家族打交道是不可能的。有太多的行业都被他们垄断了,你赚多少钱,全看他们心情好不好……

  但是交道打到哪种程度,既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又能多多的赚钱……?

  一时之间,现场的气氛就玩味起来了。

  众人见陈晋朝着嘉米高挥手,更是对他的钢强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之前都只是听说,陈晋在内陆做生意那叫一个翻云覆雨,逆我者亡。现在看来,哪怕是面对嘉米高,他也一点都不怂呐!

  尽管嘉米高的身价,比他高出一大截。

  目光很快就转向了嘉米高,却见他也站了起来,看着陈晋朝自己挥手,便认认真真的欠身微微一弓……

  “哗……”

  现场立刻就喧闹了起来!

  认怂了!

  嘉米高竟然在陈晋面前认怂了!!!

  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冒着这种念头……难以置信,无法理解,大吃一惊!

  在整个香江的商业圈子里,每一个人都明白,四大家族就是香江实际上的控制者。

  他们全都依托于本身的行业,在争斗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在需要的时候同心协力,一直都掌握着整个香江的商业命脉。

  不那么厚道的竞争手段和垄断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而在外来势力搅局的时候,他们也会还以颜色。

  这在当年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

  在当时的国外资本恶意狙击中,虽说是特区官方出面收够了所有被抛售的股票,顶住了压力。但是四大家族在当中亦是功不可没的。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一旦香江变成了国际资本的提款机,那么他们也就等于沦为了阶下囚……

  香江就是这样一个封闭而排外的小圈子,容不得外人染指!想来做点生意赚点钱,可以。想来搞风搞雨破坏市场,滚蛋。

  而就在嘉米高向陈晋认怂的这一刻,多年以来的这个认知,被打破了!

  这意味着……

  陈晋出现的意义,从一个外来的过江龙,又上升了n个层面?

  难道他代表的是……

  不可能吧?

  看明白这一切的人,都傻眼了!

  十几年来,一墙之隔,不是都相安无事吗?现在这是怎么了?

  别说阮家豪肯定没想到了,就连陈晋本人看见嘉米高对自己这意义非凡的一鞠躬,瞬间都有点懵逼。

  他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思考着,电光火石……因为他必须要对嘉米高的举动做出反应才行!

  “嘉米高已经把面子扔掉不要了?”

  陈晋想着:“非但没有报复那一刀,还倒转过来认怂示好?”

  “不对,他一定还有深层次的打算……”

  猛然,陈晋望向了阮家豪,却见对方脸色铁青,甚至有些失态,只不过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嘉米高和自己的身上,所以没有注意到。

  不符合郑氏的利益!

  在有了这个认知作为判断基点后,陈晋迅速反应了过来:四大家族是尊严不容侵犯!

  所以嘉米高必须对陈晋的所作所为有所行动,才能维持自己的面子。

  于是陈晋才会“迫于无奈”的接受郑氏的橄榄枝!

  可一旦尊严和面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被嘉米高给抛弃,局面立刻就会扭转为“嘉米高不拘小节,能忍人所不能,成就大事”。

  接着,有就没有郑氏什么事情了,只有陈晋和嘉米高美滋滋的携手共进内陆市场,让其他三家无可奈何。

  “ok”

  陈晋冲着嘉米高比了这么一个手势,示意自己收到他传达的信息了。

  嘉米高笑眯眯的点点头,再一次躬身,随后才安安稳稳的坐下,望着阮家豪玩味的笑着。

  而站在台上的阮家豪,也是做梦都想不到嘉米高竟然连这么没下限的举动都做出来了?

  他可是跟自己并称为“四大家族”之一的旗帜人物啊!就这么认怂了?

  阮家豪的算盘,一下子就打不响了。

  “不要脸!”他忍不住心中非议了一句。

  然而,他的不悦,却让另一个人很开心。

  郑嘉淳就站在边上昏暗的角落里,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嘿嘿~太有意思了!”他低声念叨着,随后对身边的副手命令道:“去把陈总请来,就说我有事情找他商量。”

  …………

  …………

  阮家豪在嘉米高的打击下,只能草草结束了本应该导致风起云涌的开场,很快就下了台。

  现场灯光亮起后,人们开始了杯觥交错,只不过话题一直都围绕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有人想找阮家豪,想着起码得跟主人打声招呼,算是礼貌。可是转了一圈都没找到他的身影……

  倒是陈晋面前,不断的有人来敬酒攀谈,借机交换了联系方式,以期未来的合作可能。

  约莫十几分钟之后,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朝着陈晋走来。

  等他到了面前,还没开口说话,陈晋却先抢道:“走吧。”

  “啊?”来人明显愣住了,没反应过来陈晋的意思。

  “走吧,不是郑总让你来请我的吗?”陈晋笑道。

  “额~”来人顿了顿,忙应道:“是的是的,陈总请跟我来。”

  陈晋就这么毫不掩饰的高调离开了现场,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嘉米高自然也看见了这一幕。

  他咧嘴笑了笑,似是有些开心……

欢迎大家访问:书包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duobao.com/6_21409/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