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番话,大祭司众人脸上不禁露出惭愧尴尬神色,明显内心也有所感触。

  当初他们的先辈们,不就是单纯的伸张正义才聚集守护这里,可随着时间推移,子孙后代看似还是一家人,却有了争名夺利之心。

  一旦有了私欲贪念,便开始心术不正,这场比试反而成了“试金石”,让他们羞愧不已!“年轻人,你赢了!”

  大祭司走上前来,说的十分坦然,显然内心也已经释怀,看了族人一眼继续道:“技不如人不要紧,可以勤加修炼,但比试的过程中使用卑劣的技俩,坚决不能饶恕,决定免去他少族主的职位!”

  “爹,灼儿年轻不懂事,给他一次机会。”

  囚勇飞没想到会处罚的如此严重,匆忙劝说继续道:“再说了,族里的年轻人中,论实力修炼他都首屈一指,还有谁……”“住口,都是你我惯的,心术不正,实力越强便越是个祸害!”

  没等他说完,大祭司便强势的打断继续道:“重新挑三位少族主候选人,除了实力修炼,谁能得到长老及更多族人的认可,便继任下任族长!”

  在民族或门派中,往往武力高强者更能受到赏识,可就是因为这样,很多名门正派反而被带着走上歧途,最终身败名裂。

  “前辈悬崖勒马,大义果断,晚辈佩服!”

  不可否认,过去他可能有偏袒私心,但能在所有族人面前坦诚过错,并认输废掉孙子的少族主,便足以表明了他知错便改的决心。

  秦烈向玩命招了招手,等他走过来后,率先单膝跪在地上道:“刚才晚辈二人出言不逊,有损嘎尔台族的声誉,在此特地道歉,祈求族人们的谅解!”

  看到他这样,玩命也不再固执傲慢,跟着他一起跪了下去。

  哗!两人的下跪道歉,非但不让人感到卑微,反而让所有人都充满了好感!毕竟他们不仅是对大祭司,也是对整个嘎尔台族的尊重,现场瞬间响起了一片掌声。

  强者,不仅是实力,更是心胸豁达的展现。

  “哈哈,快起来,大家好好干一杯。”

  大祭司并没有说“承受不起,或年轻有为”的屁话,而是直接上前将两人扶起来,拉着向旁边的桌前走去。

  “四爷,我要向你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杜长宁苦笑着摇了摇头,话语中却充满了敬佩道。

  在他看来,翔龙本就是华夏最强的存在,自然集合了最优秀的队员,四爷能有今天的成就地位,倒也没什么了不起。

  但今天却让他好好上了一课,不止是队员优秀,也在于四爷的“纵容”!“没什么好学的,把他们当自己孩子就行!”

  四爷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要求听起来不高,但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

  就像老板跟领导们都喊着喜欢人才一样,无非只是一句口号,没必要太认真。

  爱才,招才,畏才,防才到废才,就是一套流程,喊着喜欢招人,发现能力太强又怕驾驭不了,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权威,便开始处处提防刁难,最后把人才彻底废掉。

  缺乏了最基本的信任,再好的人才也无能尽性的发挥才能,四爷像对自己孩子一样的无底线信任“纵容”,反而让队员们彻底释放!……“前辈,我与玩命敬你一杯算是赔罪。”

  坐下后,秦烈与玩命一起端起酒杯道。

  “你要再这么说,老夫可真要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大祭司与两人捧杯后一饮而尽,明显也为孙子的事情感到自责,却也不想再继续纠结下去。

  转移话题道:“刚才看你身手高强,不像这些J人队员,肯定师出名门才对。”

  虽一直与世隔绝,但作为族里的掌舵人,经常与公家接触,自然知道外界的变化,现代的军事越来越依赖高科技武器。

  像秦烈这种内外兼修,肯定不是J区所学,而是过去的门派修炼,才能达到如此强悍的实力。

  “前辈过奖,我只是半路投师鬼门,算不上正宗的弟子!”

  秦烈实话实说回答。

  “鬼门?”

  听到他这话,众人脸上露出惊讶,旁边的族长看了玩命一眼继续道:“这位小兄弟,难道也是……”“嗯,他学的也是鬼门心法。”

  秦烈点了点头。

  从对方的神情能看出,也听说过鬼门,他也没必要有丝毫隐瞒,否则以这些人的“见多识广”,察觉后反而有损刚刚建立的“友情”。

  当然,更主要没做亏心事,又何必遮遮掩掩?

  “据说鬼门曾盛极一时,称霸江湖多年,但终归是邪魔外道,后来逐渐没落消失,没想到居然还存在!”

  大祭司脸上神情复杂了许多,少一停顿继续道:“修炼鬼门心法,很容易走火入魔而失去理智,曾经的鬼丧更是凶残狠辣,多行不义必自毙,后来……”他这话,虽是介绍鬼门,但更明显是在好心提醒两人!“前辈,任何门派都有好人与坏人,任何心法在急功近利之下都会走火入魔,鬼门本没错,只是出了一些不屑弟子而已。”

  没等他说完,秦烈便开口打断,接过话茬道:“心术不正比走火入魔更可怕,鬼门弟子自知容易误入歧途,所以都有严格的限制,很少出来走动。”

  虽不是鬼门弟子,却身受鬼门的恩惠,说的更是事实,也算是为门派正名!走火入魔后,会失去心智而残害无辜,但心术不正却能口口声声的喊着道义而害人,让人防不胜防,岂不是更卑鄙可怕!“话虽这么说,可还是劝小兄弟别再修炼,以免日后害人害己。”

  从话语及神情能看出,族长倒是一番好心。

  吼吼……就在这时,一阵沉闷的吼叫声传来,众人侧头望去!只见巨狼已经苏醒,奋力的挣扎,但四肢及嘴巴被绑住,根本无法挣脱,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声音。

  “别管这孽畜,大家再干一杯。”

  其中一个长老,端起酒杯道。

  “前辈,附近经常出现这样巨大的动物吗?

  听说有巨人出现,是不是真的?”

  看到他不以为然,秦烈忍不住继续道:“诸位世世代代在这里,难道就是为了守护这些吗?”

欢迎大家访问:书包网
本文地址:http://www.shuduobao.com/6_21469/2150/